我與萃英學院

日期: 2020-11-17 閲讀: 來源: 關鍵詞:

距離畢業已經六年,作為萃英學院首屆畢業生,我每次回憶在蘭州大學度過的時光,都依然會認為那是我年輕時代最美好的記憶,那一段時光塑造了我,成為了人生與夢想的新起點。我還是會經常想起很多很多當年的同學與老師,想起蘭州這座城市,成為我人生一個重要的座標,被我留在了遠方,卻守望着我的未來。讓我與母校只有一個轉身的距離。

2010年,我在故鄉烏魯木齊參加高考,是在經歷了一整年動盪不堪的生活之後,內心深處的夢想被壓抑,我也渴望着去遠方體驗另一種生活。在選報志願的時候,我一個人在高中學校的資料室裏翻閲着各個大學的招生宣傳資料,無意中翻開了蘭州大學的宣傳手冊,第一次看到了關於教育部“國家基礎學科拔尖學生培養試驗計劃”的通知與蘭州大學新成立萃英學院的計劃,當時我還不清楚自己的命運會與這座城市,這個大學還有這個學院產生如此密切的聯繫,但蘭州大學於我確實有一種神奇的吸引力,我渴望去甘肅讓自己的人生接受一番歷練。後來,我如願以償的進入了蘭州大學學習,先是入讀數學學院,後在大一那一年參加了萃英學院的選拔考試,以數學專業第一名的成績入選了“國家基礎學科拔尖學生培養試驗計劃”,進入了萃英學院。

我們作為萃英學院第一屆學生,所經歷的一切都是一種探索,我們與學院一起走在摸着石頭過河的路上,也不盡是一帆風順,對於我們而言這卻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段成長曆程。對我來説,在萃英學院結識的同學陪伴我走過對理想充滿熱血的青春歲月,和不同專業的同學在一起交流甚至直接改寫了我未來的人生軌跡,我本屬於數學專業,就是在萃英學院期間我對物理產生了濃烈的興趣,後來在碩士博士階段逐步轉向了物理專業。我也永遠無法忘記與物理、生物、人文、化學萃英班的很多同學一同討論問題的那些徹夜不眠的晚上,那時候的我們對學問有一種不知疲倦的熱血,讓今天的我每逢想起都肅然起敬。

我們在大二從榆中搬到了本部,宿舍在研究生5號公寓,是很破舊的宿舍樓,上課在醫學校區,後來觀雲樓建成投入使用,我們才有了八樓自己的教室和自習室。校本部本來就是研究生院,我們是住在這個校區唯一的一羣本科生,大學生活也隨之遠離了各種社團還有很多活動,也就與大學同齡人的那個羣體產生了地理隔離。我們中的大部分卻成功地融入了本部研究生的學習生活中,不僅認識了數學、物理學院很多學生和老師,也修了研究生的幾門基礎課,參加了研究生的討論班,我在大四那一年還在數學學院主講了兩門研究生的討論課,相當於提前開始了研究生生涯,很多同學提前加入了研究生的研究團隊,做出了很不錯的科研成果,為未來的發展奠定了基礎。

給我最深印象的還有萃英學院的各種暑期外出遊學的活動。每到暑假,我們藉助暑假小學期的機會在國內外諸多高校參加暑期學校,這些經歷對於我們來説是極為寶貴的。我在暑假期間先後去了四川大學,加拿大曼尼託巴大學和浙江大學,清華大學交流訪問,出席會議和活動,極大地開闊了人生視野,結識了很多朋友併成為日後的摯友。在平時學院也會安排很多社會實踐活動,我們一起去過甘肅的會寧和臨夏,去體會和感受不同風格的文化,學院在社會實踐活動的安排上破費心思,很多活動的設計別出心裁令人回味,很多年以後依然是我難忘的回憶。

也想感謝一個人,就是萃英學院的第一任執行院長龍瑞軍教授。龍老師是一個富有國際視野的老師,對學生工作也總有很細心的態度。我平時在學院裏上自習,龍老師在中午常常過來叫我們幾個學生一起出去吃牛肉麪,我們一邊吃麪一邊討論自己的專業學習,也總是談天説地好不自在,從數學的布爾巴基學派,複雜系統科學,聊到存在主義哲學,巴枯寧的無政府主義,龍老師很享受與我們聊天吃飯的過程,總是饒有興趣地問一些具體的知識,也興致勃勃地向我們介紹他在農學方面的研究經歷,與國內外學者合作的趣聞。龍老師有一個理想,就是把萃英學院建設成一種新型書院,讓學生的學習能貫穿整個大學生活,尤其是在課堂之外的業餘生活中,也能被知識的薰陶所充滿,成長為一個視野開闊知識全面的複合型“帥才”,這成為我們對理想最初的嚮往。

畢業後多年,我和同學們都在經歷着人生的起起落落,離開了蘭大的人生就如同被扔進了熔爐的生鐵,任憑生活在其上錘鍊出深深的烙印,似乎已不復當年的風華正茂意氣勃發。在蘭大和萃英的生活卻成為了我們人生理想的一個座標點,那些為理想而熱血沸騰的歲月永遠值得我們紀念。

“抬頭仰望着滿天星河,那時候陪伴我的那顆,這裏的故事你是否還記得……”

我們的記憶被留在了遠方,卻照亮了我們來時的路,好讓我們在未來迷茫的時刻,被一段美好的回憶所治癒,重拾為理想而奮鬥卻不屈從於世俗的勇氣,我們所尋找的幸福,其實不在遠方,而就是我們一路走來的風景,無論在未來怎樣的時刻,請記住,我們的夢想從未變過。

又想起在萃英學院畢業那年我們的畢業紀念視頻片尾曲的歌詞:“當我們轉過臉看太陽緩緩升,鴿子依然落在屋脊,卻不是從前的那隻;當我們抬起頭已過而立年紀,看枝椏漫天的那棵,曾經是嫩嫩的綠;那麼多的枝枝蔓蔓,遮擋住的是那些往昔,又接着另一個往昔;那麼長得纏繞,纏繞住的是那些回憶,又接着另一個回憶;繼續賣力的生長吧,離參天還很遠呢,繼續飛快的發芽吧,要遮天蔽日還要許久呢……”

(作者簡介:李大鵬,2014屆萃英學院首屆畢業生,現就讀於德國漢堡大學物理學院攻讀博士學位。)

文:李大鵬
圖:
視頻:
編輯:侯牧晨
責任編輯:許文豔
0
點贊